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栏目:VR资源 来源:国家健康网 时间:2019-08-09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对于古代墓葬的考古挖掘,考古人员识别墓主人的身份,主要依据墓碑及墓中出土的木椟、印章、随葬生活用品上的铭文来推断,譬如说,1971年底,长沙东郊马王堆汉墓的考古挖掘过程中,尚未被盗的一号墓中出土了大量精美绝伦的随葬品,而最令世人称奇并使马王堆汉墓声名远扬的,是一号墓中的女性墓主,考古人员正是依据从墓中出土的一枚印章确认,该墓主人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驮侯利苍之妻“妾辛追”。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印文:妾辛追)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驮侯利苍之妻辛追)

再如,现已面世的南昌海昏侯墓,从该墓的位置、形制与规模使得它在发掘之初就被学术界迅速锁定为西汉废帝刘贺之墓,锁定归锁定,但还需具备强有力的证据,墓主的身份最终是由墓中出土木椟和金饼上的文字以及刘贺私章得以证实的。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刘贺印)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刘贺印)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南昌海昏侯刘贺墓考古现场)

无论是马王堆汉墓还是南昌海昏侯刘贺墓,墓主人的身份最终能够确定,得益于两座墓的保存较为完整,像那些被盗、被毁的墓葬,相关的证据缺失,给考古研究和墓葬原本的文物价值大打折扣,像西高穴曹操墓考古挖掘时,墓中仅存的几件随葬品及追回的随葬品,用来证实墓主人身份时曾一度引起学术界的争议。

而徐州龟山汉墓面世前被盗严重,1981年11月,南京博物院会同徐州市文化局先后对北墓道及整个墓葬进行发掘清理,随着发掘清理工作的深入,该墓主人身份原本能够及时被揭开,但因为考古队雇佣的一名电工的一时贪念,使得墓主人身份被揭开的时间推迟了五年,这又是为什么呢?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龟山汉墓是西汉第六代楚王襄王刘注的夫妻合葬墓,1981年被当地群众开山采石时发现。同年11月,南京博物院会同徐州市文化局对墓葬进行发掘清理。

由于龟山汉墓此前被盗严重,虽然总面积达700余平方米,墓室15间,但出土的一些金银器具无法证明墓主人身份,直到1985年,刘注龟纽银印的出现,才得以揭开墓主人的身份之谜。

原来,当年发掘龟山楚王墓时,考古的人员为了发掘方便,想在墓内布电照明。在汉墓附近的一个单位请来一位电工负责此项工作,在布线过程中,有一段墓道狭窄,这位电工便匍匐前行,前行中他感觉腹下有一硬物,便拾起放进了贴身衣兜,收藏了起来……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1985,徐州博物馆接到举报,说有位电工在一次理发时与他人抬杠,肯定地说:“龟山汉墓肯定是刘注的,我有他的印。”几经周折,在拾屯乡派出所的宣传劝说下,这位电工交出了刘注印章。

有人私吞随葬品,江苏徐州龟山汉墓考古挖掘5年后才确认墓主身份


(刘注龟纽银印)

刘注龟纽银印发现于此墓内第六室,这也是第六室即墓内主棺室的确证。

迄今为止,徐州汉墓已发掘清理近300座,而龟山汉墓是徐州汉墓中为数不多的确定了主人的墓葬,而这一结果却因那位电工的贪念而迟到了五年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