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又一次泪崩:结婚后,她真的幸福吗?

栏目:装饰 来源:今日理财 时间:2019-09-24



阿娇又一次泪崩:结婚后,她真的幸福吗?

文 / 周冲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ID:zhouchong2017)





创伤



印象里,阿娇一直在哭。


在剧中哭。



在剧外哭。



采访时哭。



订婚时哭。



笑着哭。



唱着歌哭。



感受到温暖时哭。



在人前哭。



独自一人时当然也哭。



似乎她总是悲伤的、抑郁的、不快乐的。



永远都是楚楚可怜、盈盈欲泪的模样。



哪怕笑着,眉宇之间,也还是有悲意。


这造成她在待人、处世时,都非常被动。不靠近,不敞开。永远在退。永远在躲。



其实在2008年艳照门之前,她还是阳光的小姑娘。



邻家女孩的模样。笑得灿烂,和阿SA一起唱轻快动人的歌,成为少女代言人。



可有些事情,一夕之间,就能更改。


因为那件事,她至今都备受非议。


明智的人知道,那不是她的错。可是,世间多是不明智的人。


她前不久开直播,直播不久,就有人狂刷“陈冠希”。她脸色大变,几乎要退出。


她不信任人,也不信任这个世界。


她所接触到的人与事,都没法给予她安全感。所以,她把自己蜷缩起来,不奢望,不寻找,不融入。



这种对人的抵触,不仅来自成年时的创伤,也来她孤独的童年。


1岁时,阿娇父亲早逝。



母亲18岁左右生下她,没办法抚养,就把她寄养在爷爷家。



她跟随爷爷长大。



转学频繁,在不同的寄养家庭和学校之间换来换去,没有归宿,安全感极其匮乏。


后来爷爷早逝。



那么年幼的她,立刻就陷入深深的孤独,最后和一个表姐相依为命。



所以她从小到大,都不像阿SA那样飞扬。她是内敛的。有抑郁气质的。


平时站立的姿势,永远是双手交叉,抱住自己。



这个姿势几乎一以贯之。



哪怕站在赖弘国身边,也是这样一副抗拒的、不可靠近的模样。



这个姿势并不美,作为艺人,她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习惯成自然。没办法。她潜意识中仍在抵触这个世界。心门紧锁,怕被伤害。


她说:“我的性格,是超级不适合娱乐圈的。”



不热情,不懂套路,不会来事。


但因为养家的压力,和对演戏的热爱,她还是从谷底爬了起来,撑到今天。



其实我一直挺担心阿娇。


虽然她已经结婚,但因为赖弘国的一些绯闻,花花绿绿,真真假假,看得很是捏一把汗,怕他对阿娇不好,怕阿娇又空欢喜一场。



毕竟,她是一个内心创伤极重的人。


倘若再一次遭遇变节或背叛,之于她,可能真的是一种致命伤害。


但从昨天晚上开始,忽然觉得,也许我们是多虑了。


阿娇很好。


她和赖弘国相处也很好。



疼惜



阿娇一直说,其实比之于做明星,她更想做妈妈。


在《举杯呵呵喝》里,她和一帮朋友说真心话。


大佐问她:“你喜欢做什么?”



她说:“我就想当个妈妈。”



她和赖弘国一起,参加了一档综艺《爸妈学前班》。


在节目里,你会看到他们相处的细节。


他们努力学做父母,努力了解对方。然后从这些点点滴滴中,你会发现,赖弘国是真的爱阿娇。



赖弘国是1989年生人。阿娇生于1981。阿娇年长了足足8岁。



但赖弘国却像一个兄长、朋友甚至是父亲一样,事无巨细,无微不至地,去照顾自己心爱的妻子。


节目录制地点,是在英国一所漂亮的别墅里。



到了之后,他大包小包全部包揽在身,“老婆,你歇着就好,行李我来。”



行李都是赖弘国一一拎上去的。



什么也不说,默默搬箱子。



一趟又一趟。



一趟又一趟。



搬完后,发现阿娇状态不太好,他就陪在她身边。问她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很累。一点没有怨言,也没有不耐烦。



与之相反的是,阿娇一直比较冷。甚至有意无意地,与赖弘国拉开距离。



赖弘国拥抱她时,她没回应,反而有意无意地避开。



赖弘国提议出去走走,她答应了。



在院子里你会发现——


当赖弘国的手搭在她肩上时,她会拉开距离。



走在一起,也是一样。


一旦过于靠近,她就条件反射似的,向旁边走开一点。



从来没有牵手,也没有搀臂。自始至终,阿娇都是笼着臂,戒备森严地,一个人走自己的路。


后来四组家庭到齐。大家要在一起做游戏。



节目组问:“每天赞美孩子三次以上的家长,往前走一步。”


其他父母因为都已经有了孩子,迅速做出判断,或走,或留。


只有赖弘国萌萌地说了一句:不仅会赞美孩子3次以上),但我也每天会赞美老婆五次以上。”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